注册“中塔塔罗网” 登录
中塔塔罗论坛 返回首页

沉默之沙的个人空间 https://www.chinatarot.com/?24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巫士唐望的教诲》[节选] —— 学习的原则和进程

热度 2已有 1948 次阅读2009-9-16 19:42 |个人分类:唐望(don juan)的知识|

一九六三年四月十五日 星期日


我准备要走的时候,决定再问他一次关于智者的敌人。我争辩自己不会很快再回来,最好是把他的话写下来,当我不在时可以好好想他的话。

他迟疑了一阵,然后开始说:

「当一个人开始学习时,他绝对不会清楚他的目标。他的动机不正确,他的意愿模糊,期望也永远不会实现,因为他对学习的艰辛一无所知。

「他慢慢开始学习——先是一点一滴的,然后是一大把的。于是他的思想很快就产生冲突。他学到的绝不是他事先所料到或想像得到的,因此他开始害怕,学习绝不是一个人所预料的,学习的每一步都是一项新的任务,而一个人所感到的恐惧则开始无情的增加,毫无起色,他的目标变成了一个战场。

「于是,他碰上了他的第一个天然敌人:恐惧!一个可怕的敌人——极为狡诈,难以克服。在路上的每个角落躲藏着、潜伏着、等待着,如果这个人因为恐惧的存在而吓得逃跑,他的敌人就会终止他对知识的追求。」

「如果他害怕地逃走了,会怎样呢?」

「不会怎样,除了他永远不会学到什么。他永远不会成为智者,也许成为一个霸道的人,或无害、被吓坏的好人;不管如何,他会成为一个被打败的人,他的第一个敌人会终止他的渴望。」

「那么他应该如何去克服恐惧呢?」

「答案很简单,他不能逃走,他必须反抗他的恐惧,即使恐惧,也必须接受学习的下一步,下一步,又下一步。他会十分恐惧,但是不得停止,这是规矩!第一个敌人撤退的时刻终究会来到,那时他开始对自己有把握,他的意愿会变得更强,学习将不再是件可怕的事了。

「当这个愉快的时刻来临时,这个人就可以毫不迟疑地说,他已击败了他第一个天然敌人。」

「这是一起发生的,唐望,还是一点一点发生的?」

「它会一点一点发生,但是恐惧的消失是突然而迅速的。」

「但是如果又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个人会不会又恐惧呢?」

「不会。一旦一个人克了恐惧,一辈子就不会再恐惧了,因为他得到的不是恐惧,而是明晰——一种明晰的心灵,可以消除恐惧,到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欲望,也知道如何满足这些欲望。他能够期待新的学习步骤,对一切事物都有一种锐利清晰的感觉,他感觉到一切都没有被隐藏起来。」

「接着他会碰到第二个敌人:明晰!难以获得的明晰的心灵,可以排除恐惧,但也会令人盲目。

「它强迫一个人不再怀疑自己,它使他相信他能够做任何想做的事,因为他能清晰地看出一切。他非常勇敢,因为明晰;他绝不会半途而废,因为明晰。但这一切都是个错误,就像是件还没有完成的事物。如果这个人顺服了这种佯装的力量,就是屈服于第二个敌人,当他该积极的时候,他反而会变得有耐心起来,而该有耐心时,他会变得急躁。他的学习会出现失误,直到无法再学习为止。」

「一个因此被打败的人会怎样呢,唐望?他会因此而死吗?」

「不,他不会死,他的第二个敌人只会阻止他成为一个智者;他可能会成为一个虚浮的战士,或一个小丑。但是付出极大代价得来的明晰,绝不会再变回黑暗和恐惧。他一辈子都会很明晰,但是他不能再学习,或渴望什么东西了。」

「他要怎样才能避免被打败呢?」

「他必须像对付恐惧那样:反抗他的明晰,只用它来看,在采取新的步骤之前,要耐心地等待,小心地衡量一切;最重要的是,他必须想到他的明晰几乎是一种错误。而有一天他会了解,他的明晰只是眼前的一个小点而已。如此他才会克服第二个敌人,达到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伤害他的地步。不会是个错误,不会只是眼前的一个小点而已,这将是真正的力量。

「这时候他会知道,追求了这么久的力量终于是他的了,他要怎么高兴使用都可以,他的同盟听从他的命令,他的希望就是规矩,他明白这一切都垂手可得,但是也碰上了他的第三个敌人:力量!

「力量是所有敌人中最强大的一个,因此最容易做的事自然是驯服它;毕竟,这个人是无法伤害的了。他君临天下,以算计过的冒险为开始,立下规矩为结束,因为他是个主宰。

「达到这种地步的人,很难发觉他的第三个敌人正朝他接近。突然间,毫不知情地,他就会落败。他的敌人会让他变成一个残忍、反复无常的人。」

「他会失去他的力量吗?」

「不,他不会失去他的明晰,或他的力量。」

「那么他与一个智者有什么不同?」

「一个被力量打败的人,到死都不知道怎么控制力量。力量只是他生命的一个负担。这种人无法控制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或如何使用他的力量。」

「被这些敌人的其中一个打败,是否就是最后的失败呢?」

「当然。一旦被任何一个敌人打败,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举例说,一个被力量打败的人,是不是有可能看出他的错误而改正过来?」

「不能,一旦他屈服,就完了。」

「但是假如他只是暂时被力量所蒙蔽,然后又拒绝了呢?」

「那就表示战斗还在进行,他仍然想成为一个智者。只有当一个人不再尝试,放弃自己,才算是被打败。」

「但是,唐望,一个人也有可能为了恐惧放弃自己好几年,最后又克服了恐惧。」

「不,这样说不对。如果他屈服于恐惧,就永远无法克服恐惧,因为他会逃避学习,不会再尝试。但是如果他在恐惧之中,继续学习了好几年,最后就会克服恐惧,因为他从未真正放弃他自己。」

「他要如何打败他的第三个敌人,唐望?」

「刻意地反抗它。他必须了解,他似乎已征服的力量事实上并不是他的。他必须时时克制自己,谨慎而忠实的运用所学习到的一切。如果他能了解:不能控制自己,明晰和力量会比错误还要糟糕,那么他就能达到不轻举妄动、观照一切的地步,知道何时及如何使用他的力量。如此,他便击败了他的第三个敌人。

「这时候,这个人抵达学习之旅的终点,几乎毫无警告的,他会碰上最后一个敌人;衰老!这是最残忍的一个敌人,一个他无法完全打败、只能打退的敌人。

「这是当一个人不再有恐惧,不再有急躁的明晰心灵的时候;在这个时候,他所有的力量都听候他的控制,这也是他非常想要休息的时候。如果他完全顺服了,他会想躺下来休息,忘却一切的欲望,如果他在疲倦中开始放松自己,就会输掉他的最后一回合,他的敌人会把他打倒,让他变成一个年老力衰的老头子,想要撤退的欲望会压过他所有的明晰、力量及知识。

「但是,如果这个人抛去他的疲乏,继续完成他的命运,他就可以被称为一个智者,他成功的打退了最后那无可征服的敌人,即使只有短暂的片刻,而那片刻的明晰、力量及知识也就足够了。」     ……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玄占 2009-9-16 21:17
恐惧 明晰 力量 哀老,知识之路的四个敌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中塔塔罗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