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中华塔罗网”
 找回密码
 注册“中华塔罗网”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中华塔罗论坛 首页 行业交流 塔罗学院 查看内容

沙若:也谈塔罗大牌的3×7结构

2015-3-23 20:37| 发布者: 霸天虎| 查看: 1044| 评论: 0|原作者: 沙若

摘要: 作者: 沙若时间:2011年三月18日 最近塔罗牌吧在举行活动,于是沙若也来凑个热闹。活动题目是灵魂三分论,但且让沙若先从塔罗大牌的3×7结构说起。在塔罗发展的过程中,对于塔罗大牌的结构许多人都提出过自己的 ...
作者: 沙若时间:2011年三月18日

[size=1em]最近塔罗牌吧在举行活动,于是沙若也来凑个热闹。
[size=1em]活动题目是灵魂三分论,但且让沙若先从塔罗大牌的3×7结构说起。
[size=1em]在塔罗发展的过程中,对于塔罗大牌的结构许多人都提出过自己的看法,其中流变之轮,3×7等都是赞同的人比较多的理论。而这篇文章主要涉及的3×7结构, 在不少书中都有出现,比如说塔罗葵花宝典,七十八度的智慧等。对于这个理论沙若也比较赞同,它确实较好地表达了塔罗牌大阿卡娜的整体结构。
[size=1em]所谓3×7结构,指的是将塔罗牌的二十二张大牌除愚人以外,每七张分为一组的结构。也就是说,从魔术师到战车为第一组,从力量到节制为第二组,从恶魔到世 界为第三组。这个分法指出了塔罗大牌与许多以三为基数的系统的共通之处,而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便是其中之一,灵魂三分论指的是柏拉图将灵魂分为欲望的灵 魂,意志的灵魂,以及理智的灵魂的理论,在它与塔罗牌的对应中,每一个灵魂对应一组七张牌。在继续阐述之前,让沙若再说明一下,这个理论在用到韦特牌和马 赛牌时是有差别的,所以下面沙若会对韦特牌和马赛牌分开说明。由于在马赛牌方面沙若的知识来源于几个屈指可数的作者,沙若自己手中也没有马赛牌,所以说的 偏颇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够指正。
[size=1em]不论是马赛还是韦特,第一组牌都表现的是对物质世界的沉迷,以及社会,环境对人的影响。简而言之,第一组是阴性的,对应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中的欲望灵魂。 如亮大所说,马赛中的第一张牌是一张代表深陷于物质世界中的人,他表演戏法的目的很单纯的是赚钱,而技巧仅仅是他的工具,他的工作并不包含着什么梦想,他 也并没有抱着一种责任心来工作。之后的四张牌是世俗世界的统治者,也许有的童鞋会觉得女祭司并不像是一个统治者,实际上,在马赛牌以及更早的牌中,二号牌 的标题都是女教皇,这张牌上的某些符号虽然和韦特牌近似,但在许多细节方面有很大的差异。说马赛中的女教皇表示一个统治者,沙若认为是完全没问题的。作为 世俗世界的统治者,他们代表着社会和环境对人的影响,比如说皇帝和皇后分别代表父母的影响,教皇代表学校教会等的影响,这在韦特牌中也是一样的,当然韦特 中的女祭司和马赛中的女教皇是有区别的,这将在后文中指出。在教皇之后是恋人和战车。在马赛中,这两张牌是从欲望的灵魂过渡到意志的灵魂的两张牌,恋人牌 代表英雄做出的选择。他身边的两个女人分别代表物质享受和美德与无私。随着战车牌的出现,这个选择了美德与无私的男人将朝向意志的灵魂进发。此外战车牌也 可以代表在物质世界的成功,波拉克在她的《七十八度的智慧》中写道,“即使一个人从没有超越过战车牌,他也可以过的很好,被每个人看作是成功人士,就这样 直到死去。而许多的人根本就没有达到战车牌的程度。“
[size=1em]韦特牌中的第一组虽然在大体上与马赛牌表达着相似的主题,但是在细节上却与之有着较大差异。首先,韦特中的第一张牌是一位魔法师而不再是一个变戏法的街头 艺人,他与女祭司一起,代表”生命最初的二元性“,我们可以将他们视为代表年轻单纯的男性与女性,象征纯洁的阳性与阴性,彼此互不相容,无法理解,就像我 们在幼儿园的小朋友身上常常看到的那样。如果说愚人代表统一,那么魔法师与女祭司就代表分离。看起来这减弱了这一组牌的”欲望“与物质的元素,更突出了人 最初的纯洁性。而之后的三张牌,同马赛牌中一样,代表环境与社会的影响。恋人与战车则与马赛牌有较大差别。虽然我们依然可以说恋人代表对美德的追求的觉 醒,而战车代表向意志的灵魂的进发,但拉着战车的斯芬克斯分别是一黑一白,在沙若看来,这是在表达在美德与物质追求之间做出权衡的艰难,这里的英雄是带着 犹豫与不确定而上路的,而不是像马赛牌中一样,在恋人牌中做好决定,在战车牌中启程一般。且不说韦特中的恋人和马赛式的恋人相去更远,亚当望着夏娃,而夏 娃望着天使,这可以表示他们的心思并没有朝向同一个方向,虽然他们出现在同一张牌中,但他们之间的距离和他们的目光却让我们感到他们并非是真正的“恋 人”。在他们之间的一座小山也可以看作是代表他们之间的障碍。至于他们身后的智慧树和生命之树,相信大家都知道,智慧之树的逆向便是生命之树,在此处也是 象征一种分离与对立。所以在魔法师与女祭司中所表现的阴性与阳性的分离在恋人牌中依然存在。我们也可以说,他们也表达了对物质享受的追求以及对美德的追求 的矛盾。以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来说,可以粗略的对应为在欲望的灵魂与意志的灵魂之间所作的挣扎。
[size=1em]到这里大家应该会发现,马赛牌和韦特牌虽然在牌面上差别并不是十分的大,但解读起来却又较大的差别。这除了牌面本身细节给我们的感觉不同外,也和塔罗牌发 展的历史有关,在金黄黎明之前研究塔罗牌的知名神秘学家都是法国人,包括哥柏林,艾特拉,李维,Papus等,而马赛牌也是法国产的。金黄黎明出现之后的 法国塔罗学家,我们却很少听说。这并不是因为那之后法国就没有知名的塔罗学者了,而是因为国内塔罗书籍的翻译者和研究塔罗牌的人大都只会英文,翻译和引进 的也大都是英语世界的资料。在李维之后,法国的塔罗牌研究继续发展,而这些法国的研究者直到今天都主要使用马赛牌。据说,现代法国对马赛牌的研究已经极其 详细,夸张到对牌上的每一条线都有对应的解释。总而言之,语言的隔阂造成了英语世界和法语世界对塔罗牌的理解的差异,而这就在马赛与韦特的差别上表现出来 了。虽然如此,沙若也不会法文,所以在阐述马赛牌的牌意等时也只能靠自己的灵感和一些书上学来的只言片语,恐怕会有较大偏差和错误,希望不会误导大家。
[size=1em]回到正题,第二组的七张牌对应的是柏拉图的意志的灵魂。意志的灵魂指的是接受和面对生活中的各个挑战,向着困难前进的一种灵魂,与欲望的灵魂的追求安逸和享乐形成对比,所以说第二组牌可以看作是阳性的。下面依旧是马赛和韦特两种版本分开分析。
[size=1em]马赛的第二组牌是正义,隐士,命运之轮,力量,倒吊人,死神,节制。粗略地看,隐士牌的出现似乎使得这个分法出现漏洞,毕竟隐士是一个老年的形象,但这一 组牌却是表达追求荣誉和胜利的主题。实际上,隐士牌在这里的出现是较为合理的。在较早的牌中,隐士是一个弯腰驼背的形象,他的手中拿着一个沙漏,显然,这 个隐士代表时间和衰老。虽然在之后的大部分牌中的隐士都类似韦特牌中的隐士,但根据沙若的知识,时间的含义依旧是保留着的,尤其是在马赛牌中,而韦特牌的 隐士一般都不会加上时间的解释。隐士所代表的时间和衰老又可以视为是第二组牌所要表现的需要战胜的困难之一。除隐士之外死亡也是一个困难。沙若认为马赛式 的死亡牌所传达的“恐惧”与“死亡”的含义要多于它所传达的”转变“的含义,具体的可以看沙若上次在塔罗吧发表的文章,这里就不详述了。因此隐士和死亡表 达的都是人们所恐惧的对象,也正是意志的灵魂所要攻克的目标。这里我们可以和第一组牌进行一下对比,第一组牌所表达的主题大都是外在的力量,处在这一灵魂 阶段的人恐怕也会甘心受制于社会,家庭等的影响和控制,呆在熟悉的环境,而不是像第二组牌中所表达的一般自己直面困难。当然,第二组牌所表现的困难和挑战 并非只有这两张牌。同韦特塔罗不同,马赛中的命运之轮表达的更像是一种”风水轮流转“的思想,它表达的是命运的不确定性,不可靠性,它表达的是财富和成功 就如风一般,今天还在,明天就不一定在了。在马赛和之前的命运之轮中,在轮子顶端的人并不像韦特牌中一般代表正义或公理,尽管他也拿着一把剑,却一般被解 读为暂时得势的人,而在左边的人是即将得势的人,在右边的是已经失势的人。在许多牌中他们并不都是人,在某些牌中他们甚至全是动物。这是为了表示追逐不可 靠的命运和财富的人的愚蠢。比如说,在一种牌中,所有的人都长着驴的器官,在一种牌中,在命运之轮顶端上的是一只猴子。命运之轮这张牌,连同隐士和死神, 代表意志的灵魂面对的困难,而倒吊人代表在这个世界中承受的磨难。最后一张节制牌,表达了一种平衡。平衡,正义,以及力量,作为四大美德之三,既可以说是 在表达这个层次的灵魂的美德,也可以说是在表达这个层次的灵魂经历磨难获得的收获。
[size=1em]而韦特牌虽然也可以用这种方式解读,但是会感觉到不自然。波拉克在介绍塔罗大牌三重结构的时候说,第二组牌代表发现真实的自我,与第一组牌所表达的以社会 的角色行动相对。在韦特牌中正义和力量牌的位置发生了互换,除了占星上的原因之外,当你将大阿卡娜除愚人外的二十一张牌以每七张一行摆出时,你会发现正义 牌会处在正中的位置,不过除此之外沙若并不知道什么更为决定性的因素。韦特塔罗里第二组的第一张牌力量和上一张牌战车形成了明显的对比。我们常常说战车代 表外在的成功,而力量代表内在的力量。而之后的隐士手中所提的六芒星提灯也更为强调这张牌在心灵探索方面的意义。我们在解读韦特塔罗的隐士牌时,常常会将 之解读为向内探索,远离社会,虽然马赛牌同样可以做出解释,但整个韦特牌的第二组牌要更为强调这个意义,也就是向内探索,发现真实的自我的这个意义。在隐 士之后是命运之轮,韦特里的命运之轮和马赛牌里的命运之轮有显著的差距。韦特在命运之轮中加上圣经中的四活物,把在轮子顶端的愚蠢的人转变成一个代表正义 和公理的斯芬克斯,此外他也在命运之轮上写上了TARO,YHVH等文字。这些四个一组的符号除了是对应木星之外,也是在表达一种宇宙的法则。连同命运之 轮一周的三个神明,我们可以恰当地说韦特的命运之轮所展示的是运气的转好转坏并非是纯粹偶然,在所有的变化之中都有其法则和道理。这比马赛牌中的命运之轮 更为积极,但也使得将命运之轮和隐士解释为代表时间这个苦难较难说通。之后的正义牌和马赛中的差距并非很大,代表为自己负起责任,以及依自己的想法而行 动。同样的,韦特的吊人往往可以比马赛牌解读的更为积极,与其是将之视为一种磨难,现代的塔罗解读师更倾向于将之解读为一个转向内心的机会。当倒吊人出现 的时候,我们一般会认为求问者心中有一些心结无法解开,他需要看清自己所执着的东西其实只是自己心中的痛苦的一种投射,他也需要看清真正的问题,深入自己 的内心。韦特的死神牌也同样是表达了更为积极的转变的意义,详细的在上面提到的沙若的文章中有说过,所以这次一样略去不表。当我们解读韦特中的节制牌时, 我们需要考虑到韦特来自金黄黎明,韦特牌的设计也用到了金黄黎明的许多符号。节制牌在这里对应的金黄黎明系统里的等级划分中的一个,简单地说,这张牌代表 为以后的精神上升所作的准备。这也是为什么在远处的山巅会有一个王冠,它代表节制牌的目标,而这个目标并非是要立即达到的。
[size=1em]为什么非常近似的符号,韦特牌和马赛牌的解读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当然一种可能的原因是沙若对于马赛的不了解。但即使如此,在本文中的对马赛牌的解读也是 说得通的。而且我们也可以发现,这是一种和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结合得较好的一种解读。沙若认为,韦特和马赛的第二组牌表现的是东西在本质上是相同的。他们 表现的都是想要脱离社会的影响,亲自经历生活的快乐和磨难的灵魂,而不是受到社会和家庭的保护。但是这两种解读表现了对生命中的磨难的不同态度。马赛牌表 现的是一种更为阳性的态度,更为好战的态度,或者说是一种“战斗”的态度。对于生命中的磨难和无奈,马赛牌所表现的态度是要克服这种磨难,要打败这些无 奈,要超越它们。而韦特牌所表现的是一种对生命中的磨难的理解,它所表现的看法是我们之所以会将生命中的磨难视为磨难,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们,实际上无论 是好的还是怀的事件,都对我们的灵魂有着同样的意义。对于这两种态度,沙若认为并不能说一种更好而一种不好。毕竟不论是哪一种解读,第二组牌的最终归宿都 是第三组牌所象征的精神上升。
[size=1em]马赛和韦特中的第三组牌本质上差别并不大。这一组牌代表的是精神的上升。“精神上升”是一个较为抽象的概念,其中精神这个词翻译自英文的 “spiritual”,这个词在新时代书籍里常常被翻译为心灵。但是,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概念,沙若也没有办法给出一个确切的定义。实际上沙若认为这也没 办法很好的定义,就让沙若在此借用一下波拉克的话吧。”对大部分读牌人来说最后一组牌都是模糊而梦幻的。我们可以说它们带有神秘主义和宗教色彩,但这些词 语一样很难理解。”“我们的社会不仅仅是在拒绝’超意识‘和’宇宙力量‘的存在,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词有什么意思。”这就是所谓的“精神”方面的话题给人 的感觉,也是塔罗大阿卡娜的第三组大牌所涉及的话题。
[size=1em]第三组大牌所对应的是灵魂三分论中的理智的灵魂。理智的灵魂也是一个较难理解的概念。我们可以结合柏拉图著名的洞穴比喻来说明。洞穴比喻说的是,一群身体 被束缚的奴隶在洞穴之中,他们无法转身,只能看着自己身体前边的白墙,在他们身后是一堆火把。而有人手里拿着假人或者假兽,使得白墙上出现一些人和兽的影 子。由于这群奴隶只能看见这一堵白墙,他们便把影子当成是真实。而如果有个人能够挣脱枷锁,摸索着走到洞口,他便能看到真实的事物,如果他又回到洞穴之 中,想要向昔日的同伴解释影子是虚假的,他只会被同伴们嘲笑。欲望的灵魂就相当于那些被束缚的奴隶,而意志的灵魂就相当于那个挣脱了束缚的奴隶,走到洞口 时,看到阳光时,他又相当于理智的灵魂。这个故事指出了我们所熟悉的世界的不真实性,指出了真正的光芒和真正的世界是我们所未知的,而理智的灵魂就是接触 到那道光芒的灵魂。上文中提到的精神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对应这一道光芒。但是这个理论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它假定物质世界是虚假而无意义的。而将塔罗大牌的 3×7结构对应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时也有这样一个问题。除了对物质世界的否定之外,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是阶梯式的理论,也就是说意志的灵魂高于欲望的灵 魂,理智的灵魂高于意志的灵魂。之前也应该说过欲望的灵魂和意志的灵魂可以分别看成是阴性和阳性的,所以这也是在表达一种阳性高于阴性的思想。这种思想在 沙若以前的拙作中提到过,不过那篇文章不看也罢。下面沙若将会开始分析第三组的七张大牌。因为韦特和马赛的第三组差别并不大,这里沙若就不再分开论述了。 不过需要说的是在下面的第三组大牌的分析中,沙若所用的更多的是现代的解读和卡巴拉方向的解读,柏拉图色彩的解读比较少。
[size=1em]第三组大牌的前两张牌就十分地让人费解。分别是恶魔和高塔。在许多人的眼里,这两张牌都是典型的坏牌。那么为什么这两张牌会出现在如此“崇高”的第三组牌 呢?解释有很多。对于恶魔牌,亮大的文章中说,男人代表意志的灵魂,女人代表欲望的灵魂,这张牌表示他们本质上都是被物质世界所支配。这样也就是说前面的 两组牌实际上都是在黑暗中咯?虽然看似荒谬,这个说法也并非不合理。就同洞穴比喻中的那个奴隶一样,在他看到光芒时才知道自己以前所在的洞穴的黑暗。同样 的,当我们感受到精神的光芒的时候才能明白之前自己所处的黑暗。至于高塔牌也可以用这个比喻来解释。当我们在黑暗中待了很久之后,再度看到阳光的我们首先 会感觉到很刺眼,之后才能慢慢地恢复视力,看清眼前的世界。高塔牌正可以比喻那种刺眼的感觉。对于恶魔牌我们还可以解释为只有真正朝向精神上升努力的人才 能直面自己的黑暗,恶魔牌的出现代表对自己心中的丑恶面的认知,正是有了这一份认知,我们才能朝向真正的精神上升前进。还有就是恶魔牌也可以代表在物质世 界的成功正在阻碍我们朝向更高的精神世界前进,而高塔牌象征这些阻碍的覆灭。随着限制精神上升的因素的覆灭,在星星牌中,我们看到了重新展现真我的灵魂。 之后的月亮和太阳,就如同亮大所说的一样,象征二元性,也就是阴阳。沙若认为太阳和月亮与第一组中的魔法师和女祭司可以形成一种对比关系。魔法师和女祭司 表达的是生命最初的二元性,它们是纯洁但分立的。而太阳和月亮表示的是在经历了塔罗大牌的这一系列旅程之后的二元性,它们是一种更为高等的二元性。比较有 意思的是,在韦特的女祭司中我们看到了二元性分离的符号,而在马赛的太阳牌中我们看到了二元性结合的符号,以及从它们的结合中所产生的新的太阳。如果这两 个符号出现在一副牌中的话,就会形成更为合理的对比。实际上沙若确实知道这样的一副牌,那就是沙若现在用的BOTA塔罗。
[size=1em]对于上文中所说的女祭司里出现了二元分离的符号,可能有些朋友不怎么明白。其实是这样的,女祭司背后的帷幕上的果实排列的是生命之树的形状。而帷幕之后的 大海暗指Ain Soph Aur。沙若认为这里的帷幕上的生命之树和大海一起象征的是卡巴拉学家所说的”Involvement”,也就是从生命之树的顶端往底端发展的过程,在圣 经中表现为亚当和夏娃的堕落。想要进一步了解的同学请自行查阅卡巴拉相关资料,沙若这里就不再跑题了。
[size=1em]在月亮和太阳之后是审判和世界,要以柏拉图的观点来解释的话,审判牌代表超越时间和死亡。审判牌的牌面源自于圣经里的最终审判。其中,在世界经过毁灭之 后,天使吹响号角,人们从坟墓中爬起,迎接新的到来。死者复生象征的是突破物理世界的限制,而天使象征的是高我。它们放在一起,象征突破物理世界的限制, 以及与高我的结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张牌可以看作是第三组牌的目的“精神上升”的完成,这也是为什么在某些牌中审判是大阿卡娜的最后一张牌。沙若认为以 审判牌作为结尾要更为符合柏拉图的理论。而与之相对的,世界牌象征的并不是远离物理世界的成就,世界牌更多地是代表一种在物质世界的限制中安然地表达神性 的状态。在塔罗与占星的对应中世界牌常常与土星或者金牛座对应。这都是因为世界牌可以解读为物质世界,也就是“限制”。在世界牌四个角落的四大元素也可以 看作是象征四大元素。神秘学家们说卡巴拉的生命之树上的第十个源质是代表四大元素存在的世界,也就是物质世界。显然这种解读和柏拉图的灵魂三分论是由一定 矛盾的。实际上,沙若自己更赞同这种解读,而不是柏拉图的阶梯式的分法。沙若认为,世界牌之所以能够代表完美,正是因为世界牌中的裸女处在四大元素中,处 在物质世界的限制之中。这张牌告诉我们,尽管我们的世界有各种各样的不顺心和限制,尽管我们的世界是如此的不完美,神性一样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当中,我们尽 管不可能在这个地球上达到真正的完美的状态,但充斥在这个世界中的神性的流溢却使得我们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快乐。世界牌之所以是塔罗牌的最后一张,正是因为 世界牌并没有抵触我们活在物质世界这一事实,而是向我们指出在物质世界中的神性存在。这张牌指出的完美并不是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叙述的由明白真理的人统 治不明白真理的人,而是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不论他是否有参与任何神秘学训练,他依然可以在地球上感受到神性的存在和其中的快乐。这也是沙若所赞同的,物 理世界和精神世界并不是敌人,神性,也就是精神,在两者中都存在。
[size=1em]至于卉吧主所说的最能体现灵魂三分论的牌,沙若认为恐怕是韦特中的战车牌。战车牌中的两个斯芬克斯代表欲望的灵魂和意志的灵魂,而站在战车上的战士代表理 智的灵魂。在韦特的战车牌中,欲望的灵魂和意志的灵魂处于不会停息的争端和矛盾之中,而驾驭着它们的理智的灵魂,恐怕也并不如他看起来那样强力。
[size=1em]而沙若自己赞同的3×7理论,马赛牌里的太阳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那就是-在阴阳二元的和谐中我们能看到真正的光芒。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推荐阅读更多
不要浇熄他们热情如火的爱欲,真心付出就能得到认同。Step 1迷倒众生的大众情人在团体...查看全文
1人际关系差2不喜欢解释是真的3太较真了,自己都想把自己拍死4没有安全感,什么事都想...查看全文
什么是SRT(灵性反应疗法)灵性反应疗法 (SRT)由美国的Rober Detzler创立,是一套全面...查看全文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