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塔塔罗论坛 首页 行业交流 塔罗媒体 查看内容

原来我们生活在“盖娅”之中

2020-6-11 15:39| 发布者: 汽车人| 查看: 206| 评论: 0

摘要: 刊于《中华读书报》2007年10月10日, 第13版http://www.gmw.cn/01ds/2007-10/10/content_681180.htm原来我们生活在“盖娅”之中徐保军  盖娅之子安泰(Antaeus)力大无比,战无不胜,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必须立 ...
刊于《中华读书报》2007年10月10日, 第13版
http://www.gmw.cn/01ds/2007-10/10/content_681180.htm

原来我们生活在“盖娅”之中

徐保军

  盖娅之子安泰(Antaeus)力大无比,战无不胜,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必须立足于大地,后来赫拉克勒斯(Hercules)发现了他这个致命弱点,将其扼死空中。在文中,拉伍洛克似乎也在表达这样一种担心……人类在扮演安泰角色的同时会不会也扮演了赫拉克勒斯的角色,将自身扼死空中呢?

  据赫西俄德《神谱》记载,宇宙之初,只有卡俄斯(Chaos),并无万物,时空乃一片混沌,随后卡俄斯生出地母神盖娅(Gaia)等诸神,盖娅乃众神之母,世界也由此开始……;随后,地神盖娅又生出天空,即天神乌拉诺斯(Uranus),乌拉诺斯与盖娅结合,生下六男六女,即十二泰坦巨神,其一为普罗米修斯,与雅典娜一起创造了人类……

  世界在盖娅的嘻笑哀怒中告别混沌,天空、陆地、山川、海洋在盖娅的翩翩起舞中浮现,万物也由盖娅而生,作为万物的一脉,人类亦复如是。

  詹姆斯·拉伍洛克(James Lovelock,也译“拉夫洛克”)的《盖娅:地球生命的新视野》(Gaia, A New Look at Earth)借盖娅之名说“盖娅假说”之事。神话中的盖娅,乃大地之灵,万物生灵皆由盖娅而来,寄存于形体之中,生物死去时,又重归盖娅,周而复始。相比之下,拉伍洛克的“盖娅假说”更具现代意义,尽管他依然声称整个地球系统是一个完整的盖娅有机体,构成盖娅的不同生命形式相互作用,为这个有机体的健康运行做着贡献,这也正是盖娅假说与盖娅神话的神似之处。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作为一名科学家,无论是在本书中,还是在拉伍洛克的其他各类著作中,他都在试图以一种更加现代性的修辞来阐释盖娅,并努力使科学界接受盖娅假说。这点从拉伍洛克自1970年代至今的各类著作中可以看出来。

  《盖娅:地球生命的新视野》于1976年问世,由于作者的初衷只是为了让受众更易接受盖娅假说,所以科学严谨性上并不能过多推究,但行文却生动活泼,读来令人兴致盎然。相比之下,拉伍洛克及其合作者之后发表的关于盖娅的诸多学术性著作则为盖娅理论的丰富与发展做了巨大贡献,迄今盖娅理论也应用到了很多现实领域中。

  如拉伍洛克书中所言,“盖娅”一词所反映的内容或许以诸如“体内平衡(Homoeostasis)”之类科学用语来表达更易于科学家所接受。然而对于更多的受众而言,盖娅一词的表达却更具魅力,也更易于盖娅思想的传播。作为一名科学家,拉伍洛克也本着科普的愿望,用生动活泼而非虽严谨却死板的语言向读者诉说着一个关于地球的故事:地球生命的起源是怎么一回事呢?又是如何进化的呢?地球的大气如何能在数十亿年内维持着一种动态的平衡,使得这个大系统内的各种生命得以维持?

  提起盖娅,不得不提的另外一点是,很多环保主义者以盖娅为旗帜来宣扬自己的环境理念,试图以生态学的思想来指导人们更好的生存。拉伍洛克也在试图阐述一种盖娅式的理念,只不过这种理念有点与众不同,也可以说是一种比深生态学还要激进的思想,它更客观中立,以局外人的立场注视着人们的一举一动,提供了关于生态环境的另外一种思考。在拉伍洛克那里,他抛弃了传统机械论的自然观,抛弃了传统坚守的因果性、还原性等原则,以一种新的自上而下的整体论的观察方式开始看待地球。大气、海洋、岩石,这些因素在盖娅系统中以不同的方式起着作用,盖娅在各种不同的变化中不断调节着自己,自我完善;人类出现以后,或许在以自己巨大的力量影响着盖娅的平衡状态,但肯定的一点是,无论人类的荣耀与权威趋向何等的至高点,对于盖娅的存在似乎并无太大影响,妄图脱离盖娅而独揽生杀大权,或许最终只是以新的主导型物种的出现代替人类的场面而落幕。

  在另外一个希腊神话中,盖娅之子安泰(Antaeus)力大无比,战无不胜,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必须立足于大地,后来赫拉克勒斯(Hercules)发现了他这个致命弱点,将其扼死空中。在文中,拉伍洛克似乎也在表达这样一种担心,鉴于人类生活中很多关系人类重大生计问题的采纳与执行只是国家与政客之间利益把玩的游戏,他们并未真正以一种长远的眼光来考虑人类的问题,人类在扮演安泰角色的同时会不会也扮演了赫拉克勒斯的角色,将自身扼死空中呢?

  概言之,拉伍洛克要讲的“故事”是神奇有趣的,书中也多采用了隐喻、神话的形式,这对于一名科学家而言,似乎显得有点过于放松,不够严肃,所以很多着西装、打领带的科学家就会站出来对拉伍洛克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是不庄重的。但倘若你也因此而怀疑拉伍洛克的严谨性,所想所言也是笑谈的话,那么,无论拉伍洛克还是其支持者,现在也可以着西装,打领带,严肃地开始跟你讲控制论,讲熵减,讲雏菊模型(这个本书中未涉及到),讲共生,甚至细致到讲某种数学理论。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称盖娅假说为盖娅理论,只不过在这本书中,作者是以讲故事的姿态诉说一种理论。排除其它因素,这种做法对一般受众而言,不是更好吗?我们也可以看到,控制论在拉伍洛克的笔下变得生动活泼不少,也更易于理解。

  当然,本书写成于1976年,到了今天,我们不可避免地会发现书中的一些漏洞,甚至是荒谬可笑之处,例如作者曾建议在冰川期通过向大气中释放氟氯碳来给地球加温,但在2000年版的序言中拉伍洛克已经对这些事做出了澄清,抛开这些不论,本书很多地方依旧是令人反省深思的,也具有很大的启发价值。回头看拉伍洛克书中的原话,“我写这本书的时候(70年代),我们只是刚刚开始关注地球的真正本质,而且我是把它当作一个发现的故事来写的……它是一个关于一颗星球的故事,这个行星以基因是自私的同样方式存在”。或者,我们权且以看故事的心态去看它好了。

  《盖娅:地球生命地新视野》,[英]詹姆斯·拉伍洛克著,肖显静、范祥东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6月第一版,21.00元

http://www.gmw.cn/01ds/2007-10/10/content_681180.htm


文章来源: 《中华读书报》2007年10月10日, 第13版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